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法院公告

 

速结积案 雪中送炭

作者: 赵增强  发布时间:2010-09-13 15:17:59


     8月25日一大早,邢台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办公室走进一位衣着简朴,神情紧张、羞怯的青年女学生,只见她从书包里拿出整整齐齐的一沓资料,彬彬有礼地放在了执行局长的办公桌前。局长热情地接待了她,并仔细翻阅了她放在办公桌上的“三书”(县法院和市中院的两份民事判决书及南京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后,立即通知全局干警召开紧急会议,研究部署执行方案。执行局副局长在会上主动请缨:“把这个案子交给我吧。这位小妹妹上大学的希望全寄托在我们身上,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执结此案,哪怕是不吃饭,不睡觉!”法官们的一言一行,让女学生立刻消除了当初的紧张情绪,露出了笑容。

    开完会,已是上午10时,执行局副局长和法官一行3人立即驱车赶往50公里外的山区——被告家。

    在与被告交谈中,他们考虑到山区农民文化程度较低,法律意识不强,单纯地宣讲生硬的法律条款很可能难以接受。于是,他们用打比方、举例子和宣讲法律法规相结合的方式,教育、启迪和警示被告人。从中午到下午,从下午到傍晚,他们动之以情、晓知以理的工作精神,终于使“千年的铁树开了花”,被告感动得热泪盈眶,对年迈的父母说:“请爸妈帮帮我,从明天起,我会用自己的辛勤汗水换来这笔钱还给你们!”被告的父母当场向三位法官表态:“我们马上去找亲戚们,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明天下午也要把这笔钱凑齐后送到你们单位!”

    晚8时,三位法官才拖着疲惫的身体,驾驶着警车向被告道别。

    当晚10时,三位法官在办公室里都迟迟没有回家,副局长踱来踱去,坐在一旁的法官们在极度疲倦中抽着闷烟:“哎,我心里还是不踏实,如果那一家人万一不守信用,今晚或明天开溜了咋办?我们的工作岂不白做了?”“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他们真的会把执行款送来吗?我心里也有些虚呢。”这时,副局长突然停住脚步,有些难为情地对另两位法官说:“天气酷热难受,你们比我年长,比我更疲劳,可是为了办好这个案子,我们只能主动出击。时间就是金钱,金钱就是那位小妹妹上大学的全部希望啊!”“我们休息几个小时,凌晨4点立即赶往被告家!”另两位老法官异口同声地说。

    8月26日凌晨4时,三位法官继续颠簸在乡村蜿蜒的公路上……

    26日下午3时,在执行局内勤办公室里,当汗流浃背的副局长将那1.8万多元(其中含有1万元赔偿款、利息和延迟滞纳金)执结款送到女学生手中并请她清点时,她傻了眼: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拿这么多钱呢,哪有胆量用书包背回家呀?内勤看出了她的顾虑,二话没说,用自己的电动车载着她急奔银行,帮她将钱全部存入银联卡并确认万无一失后,才放心地走出银行……

    第三天上午,局长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字迹工整的感谢信:“谢谢法官伯伯、叔叔、阿姨……因为小小的我,惊动了你们这么多正直、善良、公正的法官伯伯、叔叔们。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点燃我希望的火花,你们日夜奔波劳累,办案速度快,效率高。你们真诚的鼓励,给予了我最真最诚的关爱和勇气……”

    这位女学生名叫秋花,今年18岁,在2010年高考中以优异的成绩被南京师范大学录取。

    2004年6月17日是秋花一生也不能忘记的日子,这一天,她的父亲因车祸死亡。秋花的母亲将肇事者告上了法庭。当时秋花才12岁,妹妹仅2岁。母亲只读过小学,当她收到县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后根本就不相信:丢了一条人命,怎么就只值3万多元呢?她一气之下上诉到邢台市中级法院。不久,中级法院作出判决,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秋花的母亲这时候才想起去找被告讨要那剩下的还未支付的一万元赔偿费用。可是,被告早已离家,不知去向。为生活所迫,秋花的母亲于2005年改嫁他乡。从此,秋花只得跟着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读书所需费用除了母亲微薄的帮助外,其余全靠姑姑们接济,妹妹至今还寄养在舅舅家里。

    当秋花收到南京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邻居们都替她高兴,为她祝福,她却伤心落泪:昂贵的学费从何而来?当她找母亲筹措学费时,母亲无奈地告诉她:现在只有父亲案子中还没得到的那一万多元赔偿款了,看能不能找法院帮忙要回来。正当秋花一筹莫展时,邻村一位好心人告诉她:几年前离家出走的被告近日回家来了。秋花得到这个消息后,兴奋得一夜没睡好觉,第二天清晨,她带上“三书”,带着紧张、担心、害怕,第一次来到了邢台县法院,由此引出了本文叙述的故事……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您是第 749648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