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法院公告

 

回 家

作者: 邢台县人民法院 王金平  发布时间:2011-09-05 09:23:34


                (一)

  赵一本被钱家人从家里推搡出来了。

  这天,河北省邢台县城计头乡柏垴村的村口摆着一口棺材。老远就听到钱北山的两个小女儿在那里痛哭,赵一本大脑一片空白。他眼里惶惶的,腿机械地朝前迈着。

  你这个杂种!给我跪下。钱北山用颤抖的左手,揪住赵一本的衣领,用力拽到棺材前,将他摁下。眼里充满泪水。

  赵一本两腿发软,扑通跪下。他僵硬着脸,低头不吭一声。

  孙菊花,是我害了你,可我不是有意要害你。赵一本闭上眼,暗自想。

  事情发生前,咋连个梦也没做,咋没一点预兆?

  赵一本夫妇在地里掰了两天的玉米。那天前晌,他装了满满一拖拉机玉米。车到雨林沟大下坡拐弯时,钱北山的妻子孙菊花背一挎篓玉米,从一边的斜坡上跑下来。肩上的沉重和坡度催促孙菊花疾步而下,眼看冲着拖拉机去了。如果孙菊花照直跑去,也许不会死,可此时她脚下一滑,蹲坐在地上,挎篓也歪斜一边,玉米撒了一地。赵一本也想躲她,方向盘朝里一打,结果悲剧就发生了。

  赵一本把家里存折上的钱都取光,又东拼西凑,弄了2万块钱,托交警事故科的人给钱北山送去。钱北山把钱狠狠地摔在桌上,那钱稀里哗啦四处飘落。这点钱能买回一条人命?

  赵一本明白自己责任难逃,每天不是沉默寡言就是哼哼咳咳叹气,一连几夜做噩梦。人要倒霉了可不是玩的!娘的!赵一本骂自己、恨自己。王八拖拉机!他把拖拉机找个茬卖了,脱粒机、电视机也卖了,把凑下的3万块钱又托交警事故科的人送给钱北山。钱北山淌着泪说,不行,最少拿20万元钱!

  太疏忽大意了!弄这个拖拉机干啥?这一辈子也挣不下20万。赵一本悔恨交加,连饭也吃不下。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勉勉强强又凑了1万元钱。

  他实在再拿不出钱了。交警事故科的人说。不行,你的案子就移送邢台县法院。                         

                                (二)

  经过审理,法院判决赵一本支付死亡赔偿金14.35万元。

  赵一本捏着判决书,心里酸甜苦辣不是滋味。又过了一个月,那天赵一本扛着锄从地里回来,邢台县法院执行局的两个人等在家里。他们给赵一本发了一张纸。赵一本用手背抹抹两眼,才看清上面的字,是执行通知书。几行大字,赵一本足足看了10分钟。来人其中的一个是个执行局副局长,叫张胜敏,他说,你刚才都看了,不按期交钱,法院就可以强制执行。刚才赵一本做出看的架势,其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你们看着啥值钱,可以拿走。赵一本有气无力地说。

  这不是给张副局长出难题吗?他才不拿你那盆盆罐罐。赵一本媳妇插嘴问,啥是强制执行?张副局长解释说,查封、扣押财产,罚款,拘留……

  说了一大堆,赵一本就记住了两个字——拘留。变卖了家产,还得进监狱?赵一本心里灰灰的。媳妇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5天后,赵一本起了个大早,背着铺盖卷,悄悄出了村,到城里打工去了。

  这下也苦了张副局长。张副局长往赵一本家里跑了几趟,做赵一本媳妇的思想工作,宣讲法律,请她说出赵一本的下落。在法官的耐心教育下,赵一本媳妇终于说,赵一本得了病,在医院看病哩!

  赵一本真的有病了,还挺吓人。那些日子,赵一本老觉得浑身没劲,肚子隐隐作痛,开始他并没当回事,可后来疼得额头直冒汗。老板让他到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他简直懵了,患的是直肠癌。

  赵一本坐在医院楼道椅子上发呆,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午饭都没吃。这可咋办?赵一本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他思前想后,找医生拿了药。回到工地,他对老板说,得了肠炎,过一阵就没事了。赵一本要求换一个轻巧的活儿,工钱少点也不要紧。老板通情达理,调换了工种。

  赵一本只能抽空儿去治疗,他长年累月在围墙里干活,出去时怕碰到熟人,过年过节也不敢回家,不过他趁天黑回过一趟家,他搂住媳妇,眼里淌着泪水。

  等到法院再来人时,赵一本媳妇拿出赵一本的诊断证明。张副局长看后吃惊不小。呀!这可咋办?

                                           (三)

  几天后,钱北山到法院发了一顿怨气,媳妇不在了,剩下一个3岁和一个5岁的孩子,要是赵一本还不赔钱,就去和赵家拼了,大不了以命换命。为此,张副局长还央祈(做思想工作)了钱北山半天。本来圆圆全全一个家,被一场车祸闹得支离破碎,钱北山的心情能够理解。

  一方媳妇死于非命,另一方得了绝症。执行还真是有点难,但还是要执行,张副局长打听到赵一本的弟,在村里还算是个能人,于是又进了一趟村。给赵一本弟一谈,赵一本弟也长吁短叹,要盖房要娶媳妇,钱紧张得很。经过6次拉锯,事情敲定了。

  赵一本弟跑到邻村信用社,取出2万元钱,由张副局长带领,进了钱北山的家。

  “对不起,我哥伤害了你家,我替他给你赔礼道歉。”赵一本弟说完,给钱北山鞠了一躬。

  张副局长把钱交给钱北山。

  “你哥得了绝症,也不容易,这事算了。”钱北山说。

  赵一本弟握着钱北山的手,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

  “这么说,我哥可以回家啦?”赵一本弟问张副局长。

  “回家吧!回家。”张副局长和钱北山都这样说。

  赵一本弟擦擦泪水,露出了笑容。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您是第 689230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