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法院公告

 

作伪证的代价

作者:赵增强  发布时间:2018-07-20 15:08:42


小海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在法庭上说的几句假话竟然能把自己送进监狱。可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成了这样,又能怪谁呢。 难道要怪大哥吗?大哥不管怎么说都是受害者。小海叹了口气,心里暗自说道:“谁也别怪,怪就怪自己办事太轻率。” 

走出审判庭,大哥和大嫂从旁听席追了出来。 

“法警同志,我能和他说句话吗?”大哥营海在大嫂兰芝的搀扶下边走边说。 看着营海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押解的法警让他们在临时羁押室里说了会儿话。 

“小海,怪哥哥吗?”营海眼里含着泪花心痛地说。 

“哥,我哪能怪你呢!我也是不想让方坡承担刑事责任,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在里面要照顾好自己,家里的事你就别操心了,有我和你哥呢。”大嫂说完,泪水已经流了下来。 这时,法警中止了双方的交谈,小海被押上了警车。 随着警车的启动,小海望着车外的哥嫂,深深地陷入了两年前的那场车祸。 

那天14时20分,侄子立豪来到家中。

“我爹的腿痛病又犯了,我想骑摩托车到城里去拿点药……”还没等立豪把话说完,小海就返回屋中拿着一串钥匙出来了。 

“我和你一起去吧!”小海边说边向另一个屋走去。 

“叔,你就别去了,我爹的腿这次痛得厉害,要不你过去劝劝他到医院看看吧!”立豪跟在小海的身后说。 两人把摩托车从屋里推出来,小海把钥匙递给立豪。 当小海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立豪已经驾着摩托车驶出了大门。 小海也急忙走出家门,来到大哥营海家中。 

营海坐在屋里的沙发上,双手不停地按摩着左腿的膝盖,痛苦的表情让人看着都心疼。 

“哥,不行就到医院看看吧……” 小海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嫂兰芝手里拿着半瓶碘酒走到营海身边。 营海挽着裤腿说:“没事,擦擦碘酒就好了,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小海接过嫂子手里的碘酒,帮营海擦涂着膝盖。 时间就在小海和大哥、大嫂的闲谈中过去了。 

16时40分左右,营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兰芝一看手机,是立豪打来的,接通电话,习惯性地说:“豪,怎么了?”令兰芝没想到的是,手机里说话的人竟不是立豪。 

“我是交警队事故科的,这个电话的机主在西黄村发生了交通事故,伤情挺严重的,你们家属赶快来医院吧!”中年男子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兰芝呆在那里,许久后,才在小海的询问声中反应过来。 营海一听,也不顾腿疼,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赶快找车去医院吧。”小海掏出手机打电话找车。 

三十分钟后,村里的老高开着车拉着他们三个人来到医院,经问询知道立豪正在进行抢救。 正在大家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两名交警走了过来。 

“你们是伤者家属吗?”一个四十五六岁的中年交警问。 得到肯定答案后,中年交警接着说:“下午,我们接到报警,到事故现场后看到伤者在路边躺着,摩托车与一辆大车相撞。大车司机已带回事故科接受调查去了,具体情况等调查完了才能有结果。你们先处理伤者的情况吧,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立豪经抢救无效死亡。几天后,小海帮着大哥大嫂安葬了侄子立豪。 事故责任鉴定很快下来了,大车司机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立豪承担次要责任。面对事故责任鉴定书,营海和小海商量后,决定向法院起诉,可对诉讼的事却一窍不通。这时,小海想到了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方坡,他懂些打官司的事。 经过交谈,方坡同意帮忙代理打官司。经过一系列法定程序,法院作出判决,大车司机和保险公司共同赔偿立豪各项损失45万元。

判决生效后,方坡代理原告领取了赔偿款,但因代理费问题,方坡迟迟没有将赔偿款交付营海。 营海多次找方坡索要赔偿款,但方坡一直推托,后来电话也不接了。于是,营海找小海协调,但一直没有结果。无奈之下,营海一纸诉状将方坡告上了法庭。 

法院在对方坡涉嫌侵占罪一案进行庭审时,小海考虑到其和方坡的关系,为了不让方坡吃官司,就当庭作伪证,证明方坡已经将赔偿款45万元给付了营海。 

案发后,检察院依法对小海提起公诉,指控其犯伪证罪。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小海在刑事诉讼中,对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故意作虚假证明,意图使他人逃避法律追究,其行为已经构成伪证罪。鉴于其认罪态度较好,予以从轻处罚,遂判处小海拘役四个月。 看守所大门慢慢开启,警车缓缓驶进看守所。 

“小海,下车吧。”听见法警在叫自己,小海才从悲伤的回忆中醒过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慢慢叹了口气,低着头走向了监区。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您是第 1048186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